当前位置:首页 >> 中药养生

宁小闲御神录 第2435章 神殒!

2020-04-04 05:04 来源:忻州中医药资讯网

宁小闲御神录 第2435章 神殒!

这个时候,隐流也有自己的问题要头疼。?壹????看书??书·y?K?A?N?SHU·COM

早在天隙洞开之前,隐流就将南赡部洲中部、中南部的宁远商会驻点变作了军队据点,执行“商兵两用”之策,所以在迎击蛮族大军的抢滩登陆时还显得从容不迫。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尤其是多线作战阵亡人数的增加,这个策略也慢慢显出了自己的弊端,那就是增援不及时。

众所周知,隐流的大本营在大陆最西端。可是从老巢巴蛇森林到中州,路程有数十万里,隐流妖兵再强大,要强行跋涉这么远的距离快速投入战场,也是很不现实的。

大战打到现在,蛮人显然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屡次在隐流援军必经之路上设伏,打得那叫一个天地无光。

为了应对必将出现的泛大陆之战,在过去数十年间,隐流发动西南大小宗派,在几条西东走向的大河之间建水坝、开运河,以便输送战力。要知道乘船顺流而下,可比陆地行军快速而舒适得多。

不过全程水路是不现实的,圣域这一回付出巨大代价抢夺了两条要道,都是隐流运兵的必经之路,以期截断隐流在中州的兵员和后勤补给。

另一方面,沙度烈刚刚站稳脚跟就向西南宗派发动了猛烈进攻。

由于地理原因,南赡部洲西南部的仙宗较晚受到蛮人入侵影响。然而现在沙度烈不等缓过气来就挥起屠刀,八天内屠灭了五个中小仙宗,比起当年隐流征伐西南还要迅速、还要残暴!无独有偶,它实行的策略与隐流当时如出一辙,也给宗派下最后通谍,痛快投降者不杀,顽抗到底的屠城!

前车之鉴就血淋淋地摆在那里,当然有宗派为了保全基业,很干脆地举旗投降,毕竟沙度烈一根汗毛比他们大腿还粗。但是多数仙宗都转向隐流求援,希望这个称霸西南部三百余年的地头蛇能保他们平安。

这一点,隐流必定当仁不让。

至此,蛮人的算盘已经打得很清楚了,他们希望将隐流迫回西南地界。少了这个领头羊,战盟在中部地区的抵抗力量大减,哪里还能挡住蛮族的铁蹄?只要圣域能腾出手来,眼下中部的僵持格局很被可能一举打破!

面对这样的处境,隐流的命令也是雪片一般飞下去。

首先,琅琊接撼天神君命令赶回巴蛇森林。他已经晋升真仙,返回后就与鹤门主共同治军,和沙度烈在大西南痛痛快快打了好几架。周围仙宗知道这几场战役的重要性,都全力以赴来援,因此还算是胜多败少。

不过这一举动也惹怒了沙度烈,大巫凶曹牧亲自上阵。

乌驮城外,他和朱雀的惊天一战没有观众,除了两人以外谁也不知道战况如何,曹牧本人又很低调,莫说修仙者了,就是同阵营的圣域和摩诘天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受伤、伤情如何。????壹?看书???·y?K?A?N?S?HU·COM

这当然也是沙度烈要死守的秘密。

至少曹牧外表看起来并没什么异样,不过知人还是能从接下来的战斗中窥见蛛丝马迹:

他亲自下场,隐流真仙琅琊重伤。

隐流这回将战争重心放在了南赡部洲中部,却不意味着它舍弃自己的老巢。事实上,隐流这数百年来将巴蛇森林经营得如同铁桶一般,宁远商会赚来的钞票倒有一大半花在打造大后方上面,这里有全南赡部洲最先进的千金堂巧器,还有各式各样奇妙的阵法、结界、幻境,匪夷所思的机关更是数不胜数。只有亲眼看到它们,才明白南赡部洲的修仙者这三百多年来根本没闲着,仙术神通阵法都发展到惊人水准。

这种情况下,曹牧出手却只打伤了琅琊,竟未将这真仙杀死。

这战果耐人寻味。

此时战线已经往西部一口气推进了数百多里。幸好同为战盟盟友的奉天府得讯赶来增援,拖住沙度烈阵脚。适逢奉天府供奉的一尊神境也感受天道召唤,从另一片大陆千里迢迢返回南赡部洲,这便是大引上人。

大引上人鲜少在南赡部洲露面,连听过他名号的人都不多。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人族大能,因为与奉天府渊源极深而作了天狐一族的供奉。得他出面,大巫医曹牧的凶焰才没有继续肆虐。

大西南因此打成一团,只有局中人才知道,每一步却都是小心翼翼。

而在中部战线,长天指挥战盟三路大军会师沧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开强攻,这即是先前被圣域占领的重要运兵道之一。

仅仅六个时辰以后,沧溟就被打了下来,这时圣域的援军甚至还未派出。而后战盟联军穿过天隙长驱直入,将另一侧天外世界的圣域驻军工事完全摧毁,连城市也血洗一番,算是报了几次遭遇拦截之仇。

此时,北部战场传来石破天惊的消息:

摩诘天神境颜烈,战殒!

这位倒霉的神境领军在北线作战,对手是怀柔上人麾下仙宗,实力不强,又正好拦在摩诘天前进的道路上,因此颜烈只想着顺手将它打下来。孰料连军队带他本人,全军覆没。

这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从蛮人的战前分析来看,怀柔上人的防御能力在所有神境当中数一数二不假,可是攻击能力和手段却相对薄弱,这也是由他天赋决定的。因此颜烈对上这块大石头,就算打不过,撤离也不成问题才对。

后来大家才知道,那一天战场上可不仅止颜烈、怀柔上人两名神境。

这两人激斗方酣时,白虎和另外一人不声不响地加入战局,一举重创颜烈。尤其新出现这人几乎不惧蛮术,颜烈的诸般术法打在他身上俱都无效。

消息传出来,摩诘天之王阴生涯震怒,派出族兄阴生渊率军前往,结果当地仙宗已经撤退,不愿与他们正面交锋。

摩诘天虽然抢得了领地,却失掉了一个神境,真正是伤筋动骨。

这是南赡部洲大战开始以来,殒落的第一位神境。

得了这个消息的南赡部洲仙宗群情振奋,就差弹冠相庆了。神境一直是压在所有修仙者头上的大山,而颜烈的殒落则告诉所有人一个再清晰不过的事实:

神境也会死,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这对于士气的鼓舞,何等巨大。

神境是两个世界的最高战力,先前沙度烈就因为内战殒落一名末而在三大势力中敬陪末座,连战前领地划分也只拿到了最差的西南部,富得流油的中部由圣域觊觎,而摩诘天所要抢夺的中北境也相对富裕。

如今,摩诘天也折损一名神境,其整体实力立刻下降一个档次。

为了报复,阴生涯下令摩诘天两名神境带队,追击怀柔上人。不过老石头得了便宜绝不卖乖,跑得比兔子还快,那两名神境生就找不到他,一气之下屠灭中北部七城,真正叫作鸡犬不留,兀自怒火难消。

七个城池和神境一条命,孰轻孰重,三岁小孩都会算。

这时,宁小闲和长天接到白虎传讯,打开来一看就明白了:

在北部帮着怀柔上人、白虎杀掉颜烈的,居然是旱魃海勒古!

白虎坦承自己早和怀柔上人约好,偷袭颜烈,却未想到海勒古不知从哪里奔出来,变作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助两人直接格杀颜烈。来自两个神境的偷袭,恐怕连长天都捱不起,更何况颜烈在奇凌城受过的伤还未愈合,这一下跟头直接栽到家。

颜烈也知自己再无活路,临死之前很干脆地引爆了神魂。

不过白虎也在来讯中说到,海勒古这回也是赚大发了,颜烈一身气血至少被他吸走了大半。魃的进阶除了像普通修仙者那样采纳天地灵气、日月精华以外,还有一条捷径就是吸**血。被害者的等阶越高,对它的补益就越大。海勒古吸掉神境的精血进补,修为当然要突飞猛进,因此随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道躲去哪里炼化了。

连宁小闲都觉得稀奇:“海勒古终于投入战场了。”

长天也皱起长眉。海勒古一直陪在柳青璃身边,笑看大陆风云。他是神境中的另类,几乎不渴求信仰之力供奉己身,因此不需要大量信民,也不需要广阔的地盘,可以说和蛮人毫无冲突。

这回,他怎会插手战争事务?是天道的授意吗?

天道当然希望仙宗在这次泛大陆之战中领先、胜出。不过单纯这个理由,并不能让宁小闲信服。海勒古的出手一定有其深意。

长天将白虎的讯息翻来覆去看了许多遍,忽然道:“这上面说道,颜烈自爆了神魂,我竟无感觉。”

引爆神魂对任何一个修仙者来说,都是最极端、威力最大的手段。宁小闲昔日在白玉京内抢夺南明离火剑,阴九幽的手下引爆神魂都将她炸得站立不稳、身受重伤,而那时她的对手连大乘期修为都不到。神境自爆,造成的动荡又该有多大?

至少,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大乘期以上的修仙者都应该感受到天地气机的剧变。如果套用宁小闲的经验,神境自爆的威力,至少比核爆要上好几个档次。这等终极力量的谢幕之战,莫说是她了,却连长天都无感,岂非怪哉?

又过不久,三名神境大战的进一步情报也送到了长天案上,其中就包括了一枚对战斗地点场景完全摄录的蜃珠。

从蜃珠幻出的实况来看,三人的战斗发生在一处山脉当中。从高空往下看,莽莽山林到处都是人为砸出来的巨大坑洞,焦土和兀自燃烧的林木比比皆是。

不过最大的一处深坑面积几乎和原来的中京相仿佛,边缘呈现放射性爆炸遗迹,显然这就是颜烈自爆的所在。

长天却盯着它直皱眉:“不对。”

不是坑洞太大,而是太小。他指着幻象当中的深坑边缘道:“如果是我们这个量级的神境自爆……”话未说完,宁小闲就捂住他的嘴,呸呸了两声:“晦气啊。你会不会说话的!”

长天在她手上咬了一口。她痛呼缩手,却听这人淡淡说了句:“胡闹。”

“……爆炸产生的余波也足以让周围的三个大州寸草不生了。”他不受她干扰,下文和方才无缝衔接,“但是从画面来看,连这座森林都未被完全摧毁,可见爆炸的威力受到了控制。”

对于周围生灵来说,这当然是好事。可是莫名减弱的神境自爆,加上海勒古的突兀参战……宁小闲长长呼出一口气:“我赌五毛,天道又在捣鬼了。”

对于这么明显的变化,怀柔上人和白虎处于爆炸最中心,只可能比他们体会更深。可是白虎发来的讯息,只字不提。

这两个家伙,和海勒古达成了什么协议吗?神境心性何等高傲,能让他们三缄其口的,除了天道以外宁小闲想不出第二人选了。

她憋气道:“真想把言先生或者月娥抓来逼问一番。”上一回言先生在奇凌城内突然找上她,自告奋勇地帮忙,后面又无声无息地消失。果然他和月娥混得太久,沾染了越来越多坏毛病了呀。

长天摇头:“这两人此时绝不会出现的。”

摩诘天失去一名神境,立志报复。阴生涯不惜血本派出大军,四处征伐,中北部一时硝烟弥漫,战况还远远超过了中部地区。怀柔上人和白虎麾下的仙宗、军团一齐投入战斗,抵抗摩诘天的入侵。

谁都知道,摩诘天这一回挟怒火以攻城,势若疯虎,干的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买卖。修仙者只要挺过最初几波进攻,后面就能扭转战局了。

因此,白虎的传讯后面很干脆地变成了求援。

战盟也没有坐视不理,很干脆地抽调了四十万大军北上支援,抄的近道就是乌顶山脉,唔,现在应该唤作乌顶湖了。鸣沙河放水两个多月,乌顶山湖水位已高,湖面异常宽广,放眼望去波光粼粼,平滑如镜。

孩子总流鼻血怎么回事长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希爱力他达拉非

远大医药立可安可以治腹泻吗
老人健忘吃点什么药
宁夏治疗早泄费用
相关阅读